繁体版 简体版
桑书网 > 科幻 > 死人妆 > 第316章 取代温邬

于通话音刚落,车汌本身就充满了怨恨的脸,瞬间就变得更为怨毒!

他双眼中的血色,变得更重了……

冷意,一瞬间变强了不少。

我脸色微变,正要阻止于通。

于通怎么会忽然这样说话,来刺激车汌?

虽说平时于通嘴巴也很厉害,但他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都没出过问题……

偏偏就在这时,我耳边传来申河的低语:“别怕,让于通说。”

“车汌的怨气,在增加,变得越凶,对你好处越多。”申河话语简单,我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立即我就抿着嘴巴,没有再开口。

于通微眯着眼睛,啧啧了一声,道:“说你一句,你还急眼了?”

“一把年纪了,讨了个小媳妇,也不知道你本身养了个白眼狼,还是这小媳妇勾搭的,她倒是真能勾魂儿。”

“车汌,你落到今天这一步,自己还是要反省自己的。”?于通语气嘲讽更多。

车汌的双眼,快要变得血红。

冷柜的门瞬间被打开。

车汌的身体蹿了出来。

我依稀记得,上一次见车汌的时候,看不出来他是什么样的鬼魂,他身上只有鱼腥味。

现在,他半个身体都泛着血红色。

他骤然就要朝着于通扑去。

于通面色一惊,立即拔出来了一根雷击木哭丧棒,当头就朝着车汌脑袋抽去!

可于通,并不是车汌的对手。

车汌的动作极为灵敏,他一手接住了于通的手腕,身体朝着侧面一拧,腿朝着于通的胸口踹去!

在申河拉魂之前,他都要对车汌退避。

虽说这是因为车汌是捞尸人,当时还有捞尸人的短刀在手。

但也足以说明,车汌不弱。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我怕于通出问题,抬手,便取出来了封棺锤,朝着车汌靠近,低声喝道:“车汌住手!”

“车帆,已经死在了捞尸人的门规之下!”

我喊完这句话的同时,封棺锤已经挡住了车汌的腿。

车汌迅速后退,眼中都是惊色。

再接着,他看我的眼神,就透着茫然。

车汌的身体颤栗了一下,道:“他,死了?”

“割没割鱼鳞皮,有没有沉大闽江?”车汌颤栗着问道。

我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顿时,车汌就僵直不动了。

于通吃痛的甩了甩手,盯着车汌,嘴角抽搐了两下。

车汌看于通,眼神却极为冷漠和不善。

他又看向了我,眼中复杂更多。

很快,车汌的目光又落到了我腰间的位置。

他垂下来头,转过身去,似要回到冷柜内。

“车帆已死,你不想走吗?”我迟疑了一下,又问了车汌一句。

“有人死,死的心甘情愿,我死的不甘心,总有一天,要走出去看看的。”车汌背对着我们,幽幽的说道。

我眼皮狂跳。

就在这时,申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我身旁。

他语气平静:“做一个孤魂野鬼?要害人不浅么?”

申河这话,显然就是在问车汌。

车汌猛然间回过头来。

他盯着申河,不过他眼中,瞬间就多出来几分畏惧。

摇了摇头,车汌沙哑道:“我不害人,活着不害人,死了也不害人,这冷库里头有很多鬼,等我不容易被收的时候,我要出去,再问问小琴,为什么要跟车帆。”

我身体却僵了僵。

车汌口中的小琴……

就是他的老婆,最后跟了车帆……

申河点了点头,道:“现在,姜琳就能让你出去,在她身边,你不会被人收走,同样可以变得更凶,更不是游魂野鬼。”?

车汌的身体,瞬间就僵硬无比。

他呆呆的回过头,眼神却变得极为茫然。

“你们,看得上我?”车汌的语气中,明显透着疑惑,还有隐隐的激动。

“正常看,是看不上的。”申河回答。

车汌瞬间就变得落寞了不少。

我手则按在了天乙贵牌上,意念微动,低声喊了句童。

下一刻,童便出现在了我身旁。

他身下的温邬,显得极为凶厉可怕,死死的盯着我,恨不得将我剥皮一般!

“姜琳,你真要过河拆桥?!”

“我对你的作用,比他们都大,在等一段时间,让我多看一些山经,就连这河鬼,都比不过我!”?

“他怂恿你把我诛灭,不过是怕失去地位而已!”

“你到时候,一定会后悔!”

温邬焦急无比,整张脸都狰狞起来了。

童却眉心紧蹙,显得有几分痛苦。

申河平静地看着温邬,没多言。

一旁的车汌,眼中却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

“你取代他,托着这个童,便能跟着姜琳。”申河和车汌说道。

车汌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却说道:“可这个鬼,似乎不太同意。”

“这并不难办。”话语间,申河的身体,忽而变成了淡淡的蓝色雾气,并覆盖在了我的手上。

我一瞬间就明白了申河的意思。

我也没有理会温邬,直接探手,一把就抓住了温邬的脖颈,低声道:“童,离开他!”

童脸上的表情更痛苦,他双手却朝着温邬背上一撑,似要完全站起来。

只不过,他双腿都和温邬完全融合在一起……

我压低了呼吸,拽着温邬的头,往前拉拽。

童在努力的将身体往上拔。

我再一次动念,张雪出现在了童的身后,抓住了童的肩膀,帮忙一起拉拽。

这分离的过程,明显快了很多。

温邬更痛苦了,他死死的盯着我,却无法反抗。

现在他还和童是一体,在天乙贵牌的压制下,根本不可能伤到我。

下一刻,他颤栗道:“姜琳,你怎么对我,就会怎么对别“人”。”

他骤然扭头,又盯着车汌,沙哑道:“老东西,你一样会被她坑死!”

车汌忽然踏前一步,朝着我腰间一抓,那短刀却回到了他手中。

再下一刻,那短刀直接就扎进了温邬的嘴巴里头……

温邬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温邬的眼神,变得更凶狠怨毒了。

我闷哼一声,几乎用上了全部力气,温邬正在一点点的和童分离。

这同时,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温邬,你弄错了很多东西,或许你现在太害怕,已经慌不择言,你忘了,你对我和申河说过什么了吗?”

温邬身体一颤。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一轻。

再下一刻,温邬的身体忽而化作一道黑烟,朝着冷库另一头窜去!

童的身体,轻飘飘的被张雪提在手中。

顷刻间,童从张雪的手上脱离,直接落到了车汌的肩头。

双腿,便缓缓的融入了车汌的后背……

车汌面色露出几分痛苦,额头上青筋鼓起,逐渐形成了之前温邬的模样,朝着地上趴去。

我立即转身,就要朝着铁门追过去。

申河从我身上脱离,却按住我的肩膀,没有让我动弹。

“他走不掉。”申河说道。

于通的目光,一直盯着铁门那边,他也并没有追上去。

下一刻,铁门那边,似是出现了一个大一些的虚影。

再接着,便是温邬一声惨叫!

整个冷库的温度,又稍稍拔高了一些。

一股注视感,从铁门那侧传来。

“师姐……斗口魁神马元帅符,可不是一般的道符,它守着这冷库呢,人走,鬼不通。”于通说道。

我这才明白过来,温邬,是让那符拦住了……

他什么下场?魂飞魄散?

另一侧,车汌却不停的传来哀鸣。

他身体完全成了之前温邬的模样,四肢趴在地上。

那柄短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车汌咬在口中。

“短刀他拿着,用处的确更大,甚至都有更多的把握,现在就去泥湾子。”?申河低喃道。

我当即就想要摇头。

要去拉魂,肯定是天乙贵牌圆满之后。

也就在这时,于通忽然小声问了句:“师姐,温邬之前对你和爷说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