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桑书网 > 玄幻言情 > 开拓王朝的傲娇仙子 > 二百十六章 圆满的聚会

清风像一只鸟儿轻飘飘的落到了地面上,灰袍老者也狼狈的摔在地面上。几岁的娃娃经过刚才的打斗,小脸儿红扑扑圆嘟嘟的更加叫人喜爱。他欢欢跳跳的跑到瑶悦身边。

“娘,你可别使劲儿踩死了他,他可是我那个老不死徒弟的师弟,儿子刚捡了个徒弟,娘要是把他的师弟踩死了,儿子还要拿东西去哄徒弟多没面子。”小清风拉住瑶悦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着。

“儿子,你才多大呀就要做人家师傅。再说了谁敢收我儿子的东西,他拿着宝贝来哄我儿子开心还差不多。”瑶悦笑到,把脚从老疯子的胸口挪开。

“东方瑶悦,你可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四个老疯子,更不能太过宠我的娃娃师傅。”灰袍老者努力了半天才站起来说着,大家这才看到,灰袍老者的灰袍子已经变成了血泡子。可见灰袍老者在清风那里吃了大亏,难怪百多岁的人要认几岁的孩子做师傅了。

“前辈,你受的都是皮外伤。清风去给前辈送颗疗伤的药丸子。”瑶悦收敛了笑容,看着浑身是血的灰袍老者说到。

“娘,儿子这么小怎么可以造杀戮。他要是一开始就认输何苦受伤,他如果不把黑道哥哥抓住扔下来,儿子也不会让他受伤,只想跟他好好的玩到他认输就行了。黑道哥哥,你没伤到吧?你是为了保护我才被他给抓住的。其实他是打不过我的。”

“三公子,奴才不知道你的本事那么高强。奴才没有受伤,就是翻了十几个跟头有点累。”黑道实话实说着。

“东方神医四王妃,我们四个老疯子输的心服口服。恳请你高抬贵手饶过我们四条老命。”灰袍老者吃下了清风送过去的疗伤药丸子。长长喘了几口气对着瑶月说到。

“前辈,修为不易以后善加珍惜。你们是保护老端木大王,来我们慕容王城聚会。怎么处置你们自有我王决定。父王,儿媳幸不辱命,和我夫君他们一起粉碎了这一次的被瓜分阴谋。”瑶悦转身看着慕容王说到,也表明了态度,留着这四个老疯子的性命。

“很好 ,先把他们都押起来,生活上不可怠慢。这一次的王城守卫战,大家都有贡献。本大王会论功行赏,先都各自回府,明日我们举行家宴。”慕容王简短的吩咐下去。

“等等,我们四个不会跑,也跑不掉。慕容大王,老朽跟神医王妃说几句话可否?”跟清风打斗的老者祈求着说。

“前辈,这个当然可以。”慕容王答应到,一面指挥密卫头头收拾院子和聚会大厅。

“前辈,我们去一边说话。”瑶悦说着走到了一边,几个孩子也都跟在后面。

“神医王妃,这是老端木大王叫老朽保存的东西,也算是我这个老不死徒弟送给娃娃师傅的见面礼。幸亏这个东西没有交到那个不成器的新大王手里,否则他会更疯狂。”灰袍老者把一个布包拿出来说。

“前辈,可是慕容王朝藏宝图的一部分?”瑶悦并没有接过来的问。

“王妃,里面是什么老朽还真的不知道。老主子临终时交待我们四个,如果这里的大事成了,就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交给端木新大王,如果事情失败了就把它交给神医王妃。但老朽用性命担保,这里面没有毒。”灰袍老者说着又把布包往前递来。

“前辈,你误解本王妃的意思了,端木人的毒奈何不了我们。如果不是藏宝图的一部分,这东西前辈就收回去。我儿子还很小,不宜做前辈的师傅。”

“神医王妃,你也误解老朽的意思了,你这个小儿子老朽是真的喜欢。他做我的师傅或者做我的徒弟其实是一样的,老朽年事一高,哪一天撒手归西不一定,老朽只想一身的功夫后继有人。”灰袍老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布包,拿出来里面的东西,还真的是藏宝图的四分之一,另外还有一封年代久远的信。

“老头,还是你做我的徒弟好,你能教给小爷什么本事。不过小爷可是不能跟你走,我娘不放心,我也不愿意。”瑶悦看信的功夫,清风很是认真的对灰袍老者说到。

“好的,等你爹娘去端木城的时候,你可一定要跟着,到时候徒弟去接你们。”

“前辈,端木王城我们很快就会去的,你的娃娃师傅本王妃也一定带上。”看过了不知多少年前的信,瑶悦笑着说到。

“好,我们四个老疯子在端木王城等着你们,我们不见不散。”

四大王聚会结束了,纳兰诸葛两个王城向慕容王城交上了降书,还有那些个不入流的小王城也归顺了慕容王城。以后四大王聚会取消,四大王聚会之日改为大家共同的节日,届时欢迎大家像走亲访友一般来慕容做客。王城之间互通有无,各种物品可以以物换物,也可以有买有卖。统一这片大陆已经初见雏形了,端木新大王到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与周边王城往来,但也保证不侵犯任何一个王城。又或者他们现在也没有那个资本了。

“端木兄,你何苦呢?只剩下一个端木王城怎么发展壮大,所有的王城相互支撑岂不是更好。”纳兰王劝解着。

“纳兰兄,我就是要叫慕容王不痛快,我们端木地大物博,不需要别人的东西,属于我们的也不会卖给别人。”端木大王狠狠的说。

“纳兰兄,你何苦要自讨无趣,端木兄败在慕容王城,这是咽不下心里的火气。”诸葛王理解到。

“诸葛王,你们是不是早就想归顺慕容,早先一直态度不明朗,是不是还出卖过我们的秘密。”端木大王别扭的说着。

“我倒是想要卖点秘密给慕容,可惜你什么时候相信过人啊。慕容神医王妃眼睫毛里面都装着计谋,还用从我们这里买消息啊。”

“也对,我们那么多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啊。毒不管用,地蛋反而把我们自己给炸了,奸细都被发现了,连她的孩子都是优秀的叫人嫉妒。”

“你们也没亏的太大,不就是那个秋公主不走了,想要嫁给六王爷做民妃。其他人不是都能跟着你回去,至于死的那几个,就算还慕容人被你们害死的人命。”

“纳兰王,你是来气本大王的吧。墙头草!”

“端木王,我那是识时务。”几个大王在驿馆里说着。王宫里,慕容王的九个王爷儿子也在说着,也都在心里猜测,父王召集几个儿子进宫,到底是什么意思?

家宴已经过去几天了,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浓浓的亲情。算起来差不多都四代人了,老老少少几百口。老的依然看着很年轻,小的还不会走路,王宫内外很久没有往来,以至于奶奶才见到孙子,爷爷连多少个孙辈都不知道。宴席上最多的就是眼泪,最高兴的是希望王城的规矩以现在为准。

看着家宴一溜摆开的几十张桌子,老老少少不分辈分的坐在一起,慕容王脸上一直挂着笑意。他在找最合适的机会把自己的打算说出去,这个王位自己不想坐了。他一次次的看向四王爷那一家子的几张桌子,但都没有得到回应。倒是被解禁的大王爷,刚死了大贵妃的二王爷那边频频递过来的眼神。

“哼!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王城的王位怎么也不会轮到他们两个。看他俩那个样子,怕是都会死在本大王的前面。”慕容大王收回目光浅酌了一口酒说到。

“夫君,酒喝多了伤身也会跟长生不老丹药相冲。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夫君得天护佑身体康健。该放手时就放手吧,你总还能护佑着新大王一程。王位越过了儿子传给了孙子本无不可,可传给外姓人,总归要他们心服口服。”锦贵妃劝解到。

“锦儿 ,你心里就没有别的想法?”

“当然会有,最适合坐上王位的是老三和老四。老三手握兵权却没有老四的心思缜密,如果哥俩齐心合力,足能守护住祖宗的基业。偏偏老三没有称王之心,老四要出去陪着王妃收服那几个王城。”

“剩下的那几个孩子也只有老九还算可以,可是他最小想要几个兄长服气,势必要武力震慑。这样做是自毁根基,也是本大王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孙子辈的要么碌碌无为,要么自私自利。哪一个能担起慕容王城?再说神医王妃的几个孩子,哪一个不是文武双全聪明智慧。”

“夫君说的有理,容臣妾妄议朝事,传言说老祖宗留下规矩,谁找到了王朝的宝藏,谁就有资格做恢复王朝后的第一任帝王。据臣妾所知,现在所有的藏宝图都在瑶悦手中。找到祖宗的宝藏只是时间问题。”

“是啊,看遍天下,也没有谁能在她手中把藏宝图夺了去。叫她的儿子掌管王城是顺应天意,我们的儿子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去收复河山。”

“夫君,此时此地说这件事并不合适。”

“锦儿,本大王也觉得先释放出去口风,看看他们的反应。我是真心的想放了权就颐养天年,我这把老骨头给神医王妃镇守住大本营。剩下的那些琐碎之事就留给她的儿子吧。”

家宴上慕容大王流露出对王位的倦怠之意,也真的叫九个儿子心里踹踹不安。当然也都有了自己心中的小算盘。九个人坐在偏殿里说着家长里短,谁都避开那个话题的时候。阉人来请九个人都去御书房。

“父王,儿臣先前被府上的幕僚蒙蔽了双眼,以至于疏忽了王宫里的事物。以后儿子不会糊涂了,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协助父王打理好王宫里的事情。”刚坐稳大王爷就急忙表态。

“嗯。”慕容王淡淡的应了一声。

“父王,儿臣以前心胸狭窄,因此做了很多糊涂事。如今王城危机已过,儿臣也不再是残废之身,儿臣也要为父王分忧解难。”二王爷也不甘落后的急忙说着。

“很好。”

“父王,儿臣准备和王妃不日起程傲游江湖。一边寻找慕容王朝的宝藏,一边把所有王城的人心归拢起来。为恢复慕容王朝奠定基础。”四王爷坦坦荡荡的说到。

“好!父王祝你们一路顺风。慕容王城就是你们坚挺的后盾,父王会帮助新大王守住慕容王朝祖宗的根本所在。”

“父王,儿臣保证王城的守卫只会比以前更严密。儿臣会全心全意的辅佐新大王。”三王爷直接表态了。

“父王,你小儿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跟着三哥,一边赚银子一边研制秘密武器。”

“九弟,你怎么把七哥给忘了?父王,我的病得四嫂的精心治疗,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我还是协助三哥和九弟一起负责守卫王城。”七王爷接过九王爷的话说着。

“知道你们兄弟三个一直都是关系紧密,但不准搞小集团。九兄弟齐心合力才是正道,我们一起守护慕容王城。”

“父王,我们兄弟几个也没什么说的了。以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以后不会了,父王给我们差事做吧。”五王爷,六王爷,八王爷都表示了同样的意思。

“愿意做事父王高兴,至于你们能领什么差事,还是新大王来定。”

“新大王是谁?”兄弟九个目光里的含义不一样,齐齐看向了慕容王询问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