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桑书网 > 军事 > 寻访山海经之罗布泊往事 > 第26章 罗汉王

我们都不解他何以如此肯定,胡老刀也懒得解释,只说了句:“不早了,明天我们还得继续赶路,早点睡吧。”

出了帐篷阿葭在一边冲我招手示意,我走了过去,她看起来心神不宁的样子,很不安地说:“如果我们不喊他们过来,老白是不是就不会死了?”说着几乎要流下泪来。

我也是心里难过,但为了安慰她还是打起精神说:“别胡思乱想了,附近那么多人在,就算他们不来会不会出现在营地那边谁也不知道,也许不是他就是我,也可能是别的任何人。你别往心里去了,赶紧好好睡一觉,别耽误了明天的行程。”

阿葭“嗯”了一声,往自己帐篷走去,忽然回头小声对我说:“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不等我回答,她马上走进了帐篷。

第二天我们继续向罗布泊腹地开进。老白死了,由我和大宝轮流开车,大宝昨天见手枪都打不死大漠鬼鱼,为以防万一今天把两支步枪贴身携带。欧阳教授和阿葭坐在后排都不说话,阿葭应该是昨夜一晚上没睡,整整一个上午都在车上打瞌睡。

午饭的时候,阿葭随便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一个人上车休息了。我看到不远处谢子午和戚玄蹲在地上在争论不休,便走了过去,他们见到我都起身同时喊了一声“林队长”。

我好奇地问:“你们在讨论什么?是不是说那破鱼的?有什么发现没有?”

“是呀,林队。”说话的是戚玄:“我和老谢花了半个夜晚把鱼解剖做成标本了,里里外外的结构都研究了一遍,有些地方我们觉得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笑了笑:“不是说新物种嘛,当然该有一些你们科学家不知道的东西吧。”说着我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那你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是什么?说来听听让我学习学习。”

“大漠鬼鱼应该是一种史前就已经灭绝了的生物,它的祖先可能是生活在沼泽、泥地一类的环境中,所以进化出了出色的钻洞打洞本领。后来随着气候越来越干燥,它们想生存下来,就得进化出更强的钻洞能力,这可能就是大漠鬼鱼的进化来历。这鱼属于很少见的胎生鱼类,繁殖能力……”

“等等!”我打断他的话,大奇道:“你说什么?胎生的鱼类?鱼不都是产卵的吗?还有胎生的?”

“绝大部分鱼确实是卵生的,但也有少数胎生的,这并不奇怪,像孔雀鱼,海鲫鱼都是胎生,但这类胎生鱼严格来说是卵胎生,就是说鱼卵在母腹内发育成鱼再生出来,其实说到底还是卵生动物。但大漠鬼鱼却没有发现产卵的器官,我们真不知它是如何繁殖后代的。也没有类似哺乳动物的生殖系统……可能还需借助一些更精密的仪器设备才能有更深入的了解吧,唉……要等王队他们那边研究完才能接手,就不知等到什么时候了。”

我饶有兴趣地问:“还有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我看你们刚才谈论很激烈,估计还有其他困惑吧?”

戚玄笑着说:“没错,繁殖问题只是其中一个谜。另外这鱼的皮肉鳞片极其坚硬,本来这样进化是合理的,能让它们在土地钻行不致受伤,而且可以有效防止身体水分散失。可我们解剖却发现它体内水分含量极少。当然,没有仪器无法准确测出体液含量,但要说它是条干鱼也不为过,我真不知道一个生命体水分含量如此少怎么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运动机能,何况这还是鱼呢,鱼可比别的生物需要更多的水分。”

我越听越有兴趣,

继续问:“还有吗?”

一个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你们别乱猜了,事情的真相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们回头一看,胡老刀正站在身后,静静地看着我们。我问他:“老胡,那你知道真相吗?”

胡老刀摇头:“我不知道真相,但我知道这里是罗布泊,很多事物不是用现在的科学水平能解释得清楚的,还得靠我们慢慢去摸索。”

我觉得胡老刀话里有话,打算进一步追询,他抬手制止我说下去:“别问我,其实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有些东西你们不亲眼目睹是不会相信的,你们以后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我们三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上车后大宝问我和他们聊些什么,我把刚才的谈话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三人。我问欧阳教授:“教授,三十年前你们那次除了在地穴,其他地方没遇到什么危险吗?”

教授脸有愧色:“确实是这样的,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经历过那些险情,对付这些危险我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帮到你们,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进地穴……三十年前该我承受的现在我更不能逃避。”

大宝边开车边发着牢骚:“还没到正地方呢,路上就碰到这么吓人的玩意,那里面该有多恐怖啊?老林要不我们在洞口留守算了……”

这厮又开始作了,但我也懒得跟他扯犊子,没好气地说:“要守你自己去守,我反正要进去,怕死就别跟来……别烦我了,我想睡觉了,谢绝打扰!”

车子也不知开了多久,我正迷迷瞪瞪的,一个突如其来的猛刹车几乎把我甩到挡风玻璃上,我揉着撞肿的头怒骂:“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有这样踩刹车的吗?”

大宝很委屈:“又不是我要刹车的,前面的车突然停了。”我抬头一看,果然前面王一行的领头车不动了。这时太阳虽已西斜,但离安营扎寨还有一段时间,不知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我跳下车,王一行也刚好下了车,我冲他喊:“老王,怎么了?”

王一行指了指车队后方示意我跟着他去,最后一辆大卡车边有个战士拿着望远镜等着他。王一行从他手里接过望远镜朝后面方向望去。我明白了,最后的卡车一定是发现了异常情况通知了王一行。

我找来了另一架望远镜,很快就找到了目标,那是车队左后方很远的地方一辆黑色越野车,估计距我们大概七八公里的样子,车后依稀可见扬起的尘土,应该是在行驶中,看车头的方向是正朝我们驶过来。

我惊道:“有人向我们这边来了,你说是哪路人马?采蘩还是罗汉王?”

“一切皆有可能!”王一行也疑窦丛生:“采蘩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怎敢闯罗布泊?她肯定需要一个盟友,那些心怀鬼胎的人都可能来和她合作。”

这话我认同,眼见那辆越野车即使见我们车队停了也丝毫不减速,也不躲避,径直向我们开来。我立即通知各车每个人做好戒备,并特别叮嘱大宝将八一杠子弹上膛待命。

不过十几分钟越野车就渐渐开到近前,这是一辆宽大的牧马人,在我们车队旁停了下来,所有车门同时打开来,走下四个黑衣男子。

四人都是同样的黑色越野装扮,年龄也都差不多,四五十岁的模样。王一行看着这四人默不作声,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神情。其中最前一个身材高大修长、面色黝黑的精壮汉子走过来,微笑着对王一行道:“是x局的朋友?这里是你在负责吗?”

王一行点点头,还没说话,身后就有个激动的声音说:“小罗,是你吗?”我回头一看,是欧阳教授对这汉子在说话,我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人的身份,他就是王一行提及过的x局的前辈:罗汉王!

王一行也马上明白了,微微弯腰道:“原来是罗前辈,早就听说过前辈的威名事迹,向来很敬仰,今日能够亲眼目睹前辈风采,真是三生有幸。”

罗汉王没有理会他的马屁,只怔怔看着欧阳教授:“你……你是欧阳队长?”

“小罗,你还记得我?你还活着我太高兴了,我有很多话想问你,你能不能帮我解开我多年来心里的疑惑?”

罗汉王目光落在后面的车队,笑了一声:“欧阳队长这么大年纪都来罗布泊了,那张队长也肯定来了?怎么他不肯出来见见面?”

欧阳教授语气很平静:“他永远不可能来了,几个月前张教授就去世了,我来一趟罗布泊,既是为了我自己,也算是帮他完成遗愿吧。”

“哦……”罗汉王沉吟了一下,突然仰天狂笑:“什么遗愿不遗愿的,他妈的都是为了自己!欧阳队长,你敢说你这一趟不是为了觊觎罗布泊的那个宝贝?都他妈的为了自己的私心!”

欧阳教授仍然很平静:“我不知道什么宝贝,你知道的我并没有进去那个地洞,那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妻子儿子都死在了那里。”

罗汉王冷哼:“不知道最好,欧阳队长,如果你真知道那宝物真相,可能你就不会去想老婆孩子了。”

我听了心头一凛,听这话的语气罗汉王竟然知道那宝贝的秘密,于是冷笑一声:“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一门心思想着什么宝贝,有的人心里亲人才是最重要的!”

罗汉王转头望着我,眼中不仅透出寒冷,还现出杀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角色,敢这么和我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