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桑书网 > 军事 > 我在酒厂划水的那些年 > 第22章 二十二瓶酒

绿川光前一晚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到安全屋稍作休整, 第二天清晨起床准备好早餐以后,便愉快地准时敲响了住在对门的上司家的房门。

面前的房门被打开的瞬间,绿川光看着映入眼帘的拥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男人, 灿烂的笑容骤然一僵。

两个男人面无表情地对视了几秒。

“滚。”站在门内的人率先打破了寂静,缓缓吐出一个字, 又用力摔上了房门。

绿川光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看着那扇被关得严丝合缝的门, 总觉得这个场景好像有点儿熟悉。

——为什么琴酒一大早会出现在清酒的安全屋里?!

清水清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挣扎着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睡眼惺忪地问道:

“是绿川来了吗?”

见对方不应声,他本能地以为是猜错了,便又推翻先前的猜测继续道:“原来是安室啊。”

琴酒冷笑一声。

清水清猛地地打了个激灵,骤然从清晨苏醒的模糊意识中清醒过来, 抬起头飞快地瞄了一眼琴酒的脸色,视线触及站在床边的那人阴翳的神情,干笑了两声希望能以此缓解尴尬的氛围。

“不是, 你听我说, 他们也不太常来来着……”清水清极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能够再诚恳几分, 真诚道:“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闭嘴。”琴酒面无表情地伸出手, 将坐着的人重新按回床上躺好, 冷酷地吐出几个字:“睡你的觉。”

清水清的脑袋猝不及防地被一个温暖干燥的手掌按着脸压进柔软的枕头里,略懵, 但是对方动作收了力气并没带来什么不适感, 他一边暗自庆幸这个危机大概是解除了, 还好这个事情被顺利糊弄过去, 一边干脆翻了个身调整姿势把自己卷在被子里,陷入深思——

明明是琴酒单方面地向我表达了某些出格的感情吧,为什么现在需要小心翼翼的人反而是我?!

琴酒不久后便离开了,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只是在走之前轻轻敲了敲卧室的门。

清水清在半睡半醒中尽力地举起手臂摆了摆,向对方表示再见。

他隐约间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因为当他努力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视线似乎模糊地捕捉到了他那个阴晴不定的老下属嘴角一闪而过的弧度,但还来不及细想便再度沉入梦乡。

做梦的吧,那可是他养了好几年的琴酒,琴酒怎么可能会露出那种就像正常人一样的笑容,他在睡醒后迷迷糊糊地想着。

琴酒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没有再回到过这栋安全屋,不愧对那个新一代劳模的名号,大概又是去出什么任务去了。

清水清对此也不大在意,毕竟琴酒现在走的每一条路都是他曾走过的,能教给琴酒的东西他绝对没有丝毫保留,该提点的也都已经提点过了,我在酒厂划水的那些年(一时之间没想到好的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